奥斯历史网
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
当前位置:奥斯历史网首页 > 传统文化>正文

这一拿盐

发布时间 2020-03-26 14:58:04 阅读数: 3

祸从天降清朝末年,民间约定俗成。大年初二是回婆家的日子;这年的大年初二。闷丫娘一大早就往村口走去,计划接闺女闷丫回婆家,一想到。

家里青砖房院,

闷丫娘的心里就堵得慌。闷丫去年出嫁。嫁给了镇上的李家。这李家倒是个富户,开着一家卤菜馆;交易红火,该有的都有。高骡大马;可要害是不该有的也有,活夜叉是闷丫的大姑子。她为人又刁又狠,这李家有着一个活。

活夜叉被婆婆撵回了婆家,

人们背地里就给她起了这么个绰号,早几年她嫁过人,嫁过去后因为她性子泼;把家里搅得烽火四起,三天吵两天闹,时间不长就死了,害得她男性得了气鼓病,不仅充公敛;反而活得更肆意了?闷丫过门后,活夜叉算是瞄上了准儿,想尽办法欺凌她。教唆兄弟三天两端打。

好谷子都填了粪坑气得闷丫娘饭都没吃一口就走了。

此时村口堆积了不少乡亲,

性子绵软的闷丫整日过得胆战心惊;两个月前,闷丫生了个闺女,闷丫娘去看望月子,只坐了一会儿。活夜叉就灌了她满耳朵的风凉话,说什么扫兴人?不是旺夫的命;头胎生丫头,闷丫娘想着闺女,不觉已到了。

闷丫娘,

咱村就数闷丫的娘家富,

直到筛出来的面粉细得喘口大气都能吹散,

有人一见闷丫娘过来,便喊道:我们今天可要抢你家的回娘馍吃个够;闷丫娘听了,忙笑眯眯地接话,吃回娘馍。这是怎么回事呢?福财双得,本来这是本地的一个民俗,回婆家的闺女都要给婆家送回娘馍,大年初二,这回娘馍可不是一般的白面馍,做回娘馍,再用极细的箩筛过三遍,要用上等的新麦子磨面,然后打甜井的水来和面,醒发成筋力十足的。

面和好后路过三揉三搓!再揉成又圆又光的生坯。烧起旺火蒸,屋里院外都弥漫着清甜的麦香,馍蒸!

象征着团团圆圆的福分,

带着来年发的彩头,

初二一早就迎在村口,

抢吃各家闺女带来的回娘馍,

这馍咬上一口。不软不硬,满口甘美。因为回娘馍形状圆圆的;又因它是发制出来的面食,人们图这个祥瑞。从村外远远地来了一辆马车。有人喊了一声;有闺女回。

马车到了跟前,

从车上跳下了闷丫的老公李友二。

人们忙一齐朝村外看去;就见马车越来越近,这辆马车挺神气;高大的枣红马拉车;车上还搭着蓝布围幔,不用说:有人就说:准是个富足人家,别家谁能套这样的车;闷丫娘闻听,赶快往。

话音刚落,

粗粗壮壮的,他个子不高,此时他站在众人眼前。不知怎的竟有些七手八脚。他不自然地冲着闷丫娘低低喊了声娘;乡亲们都乐了。便不做声了,他们以为这是姑爷忸怩;有人就冲着马车里喊。快把回娘馍拿。

车帘里果真递出个挎篮,有个乡亲手快,翻开盖布就要拿馍,可这拿馍的手刚伸到一半就停住了,一把接过来,都是一脸恐慌只见挎篮里躺着几个蔫蔫。

这是丧馍,

大伙直愣愣地盯着挎篮里边;半生不熟的回娘馍,更让人。样子难看不说:得慌的是:每个回娘馍上都点着一个大大的白点儿,有人恐慌地小声说:闷丫娘的表情立即变得煞白煞。

人们都倒吸了一口寒气,这是怎么回事?她哆嗦着问姑爷。李友二吞吞吐吐地说:闷丫没了,她昨夜跳井了。闷丫娘一个愣怔。忽然疯了一样扑向李友二;我好好的闺女怎么就没了?你还我闺女乡亲们也都。

只见她瘦条子体态刀条子脸,

心想闷丫没了;哭喊着;那车帘子里往外递馍篮的人是谁。这时车帘一掀;从里边蹿出一个人来,长着一双老鼠眼,再配上一张地包天的兜齿嘴。说起话来嘴角还一歪一歪的;她不是。

只有听活夜叉吩咐的份了,

所以便出了这个缺德主意,

正是闷丫的大姑子。那个活夜叉。因为李友二是个没主意的憨性子人,她怎么跟来了呢?碰到大事就有些傻眼;这活夜叉呢?她恨闷丫大年初一寻死!给她家添了晦气,在初二一早给闷丫婆家村里送丧馍。让全村人都接晦气。话又说回来,闷丫好好的怎么跳井了呢?说起来,这也是让活夜叉给。

没人下饭店;

饭店都关门封灶。

闷丫娘家开的是卤菜馆,

她直忙到初一晚饭时;

当时人们过年,讲究在家里边热闹,所以一到年三十。店员们都拿着封赏回家,家里一应杂务全得闷丫一个人干,店员。

趁着一家子用饭,才有空去蒸明天给娘带的回娘馍;正忙着呢?孩子哭了,孩子一哭,闷丫的瞎眼婆婆心疼了,她让儿子把孩子抱。

活夜叉不肯意了。

哪有大年初一老爷们抱孩子的;

你得抱一年,

你个扫兴人。

你没听见。

喂上点汤水;李友二刚要去抱。她一拍桌子吼道:初一抱了,一步窜到屋里,说着话,拎起孩子来到灶房,往闷丫怀里一扔;便骂开了,给婆家蒸馍看把你上劲的;你的丫头片子嚎丧,我让。

说着一扬手便将冒着热气的笼屉掀翻。

看着滚了一地的回娘馍,

想想自己一年到头受的窝囊气,

成心添堵是不是:屉里的馍噼里啪啦滚了一地,闷丫憋屈啊!明天没有回娘馍怎么进村?娘的脸往哪儿放?越想心里就越窄,狠了狠心。她把孩子奶足了放回屋。一头朝院里的那口井扎去凤姑续亲闷丫一气之下寻了。

活夜叉的泼性上来了;

她要送丧馍来报复。活夜叉害了人不愧疚反而气愤了,此时她见乡亲接了丧馍,心里乐开了花,不料兄弟被他丈母娘撕扯着脱不了身,便吩咐兄弟赶快。

一指闷丫娘,

这叫神仙地难留活该的鬼;

一口吻没接上,

你闺女自己跳的井。兜齿嘴上下翻飞,没有哪个推她吧?还你闺女;我还让你还我家一口井呢?好好的甜水井让这死鬼糟蹋了一番话把闷丫娘气得满身打颤。直直地就倒了下去。赶快手足无措地。

乡亲们见闷丫娘气昏过去了,

等闷丫娘这口吻缓过来。

到了家。

气堵心窍;

真是欺凌人到家了。活夜叉他们早走了,人们摇着头。只好先把闷丫娘背回了家!闷丫娘躺在炕上干瞪着眼,不哭也不闹。请来的郎中说:她这是连悲带怒!这口吻窝在那边下不来。时间长了恐怕得要命。乡亲们看着直叹气!谁都束手。

就在这时,

只听咣的一声;

一见来人,

闷丫娘有救了。

这人一呈现。

要问来人是谁;

她就是闷丫娘的亲妹子。

她据说了闷丫的事;

从大门外闯进来一个人,大家眼睛都亮了,闷丫娘哇的一下就哭出了声。嫁在邻县,便赶快搭了大车赶来了。妹子没少帮衬她,姐俩情感很好!此时闷丫娘拉着妹子一边哭一边说了路过,闷丫娘多年。

老姐妹俩哭了一阵后,

气得妹子两手直哆嗦,妹子沉着下来了;她想起一件要紧的事,闷丫这一走。撇下了襁褓中的女儿怎?

这可怜的孩子夹在中间另有生路!

得想个万全之策,

就见她紧抿着嘴想了半天,

等李友二再娶进一房,一个后娘,一个夜叉,闷丫娘的妹子是个有主见。办事嘎嘣脆的女性,点了点头,好像下定了决心,她拎起李家送来的那个馍篮,几步来到门外,刷的一把扯下门框上的对联,撕下未染上墨汁的。

用水洇湿;团成一个红纸团,将丧馍上的白点一个个全都涂成了赤色,人们惊得瞪大了眼睛。丧馍翻红,本来本地有个民俗,哪家的媳妇没了,媳妇的婆家假如有意续亲,就把丧馍上的白点翻红送回去,想将媳妇的妹子再许配过去做填房,娘家那里收到翻红的丧馍;闷丫娘的妹子在人们惊异的眼光中完成这一切后;就不能再与别家。

提着馍篮来到一位族叔跟前,

这位族叔哪敢应啊?

一旁的闷丫娘一听急了;

派人将馍给李家送去,还请您老人家做主,谁不知道:闷丫娘就闷丫这么一个闺女,往哪给闷丫找妹子去?族叔小心地奉劝;她姨啊!你别气愤。你姐就这一个闺女,这馍咋能送啊!闷丫娘的妹子咬了咬牙,俺另有个闺女。这句话声儿不大,不是闷丫的妹子,却惊呆了所有人。冲妹子:

你也就凤姑这一个闺女,

不能眼看着她也没命了,

哪能再填那个火坑,可还留下个吃奶的孩子在李家呢?凤姑性子烈。命格硬。又从小跟着她爹识文断字的,闷丫娘一听妹子这话。心里对妹子布满了感激,但她想想仍是不当,闷丫娘的妹子干脆。

凤姑便进了李家门。

那也得跟凤姑爹磋商磋商。不用磋商了,我做得了主。凭的是爹妈之命。要说过去的亲事就这么简单,就闷丫娘妹子的这一句话。也自此,李家那个活夜叉有了。

寥寥无几的好容貌!

这凤姑人长得俊俏白皙,她有一个异相;只要一发怒。越怒越红,两眉之间就会泛起一块水滴一样的红印;等肝火。

红印也立马消失。

因为凤姑的爹是秀才身世,

再说李家;

又送来一个,

活像是二郎神的第三只眼,她性子刚烈。小时候跟同伴玩耍时。从没怕过谁。常因打抱不平而跟男孩大打出手,从凤姑小时起。就教她背四书习五经,所以十八岁的凤姑可以说是能文能武,手一份嘴一份的人尖子,一见闷丫婆家送来了翻红的馍。活夜叉禁不住恨恨地骂!真是不知死的玩。

李友二一见凤姑,

等这个也跳了井,看你往哪儿淘换第三个去?将计就计因为有冲喜不过三的讲究,所以李家在正月初三那天就将凤姑娶过了门。立即心花怒放,好一个白皙水灵的美丽人;心里对丈母婆家布满了无限的感激,自然对凤姑千般!

直恨得牙痒痒!

凤姑是初三嫁过来的。

却让活夜叉感到那么难熬!这本是挺好的事!一定要做点什么来改变形势?她暗暗筹备,转眼就要到正月初五了;按李家卤菜馆老例,初五。

这是交易家开业的日子;

掌柜的要用特制的长鞭在店门外甩响九鞭子。寓意长恒久久,掌柜的一家和店员们一起在店里吃顿破五饺子。就算正式。

把饺子包成元宝形状,

这顿饺子可有讲究,饺子皮要擀成椭圆形,将长圆的两端对折,寓意招财进宝;最最要紧的一点是:饺子馅儿万万不能调咸了;犯了交易家图兴旺的大忌,因为咸跟闲谐音,包饺子都是内掌柜的事;李友二跟凤姑交待一番后便去店里忙。

活夜叉一看偷偷乐了,

刚要包饺子;

便赶快擦擦手去抱孩子;

凤姑在家便开始和面,所以初四吃完晚饭;她的时机来了。她要通过这个时机一举定乾坤,凤姑将馅和好!忽听屋里的小外甥女哭了。面准备妥当,凤姑记住娘叮嘱的话,不能让她受一丁点委屈,凤姑刚一脱离,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可怜的外!

活夜叉就闪了进来,

把孩子掐哭就引走了凤姑,

哗的一声朝馅儿盆子里就倒。

她躲在黑影儿里偷偷地看着。

心里特服气自己,她撇着兜齿嘴,略施了一个小计;只见她飞快地拿过盐罐子。然后快速搅拌几下:又赶快溜了出去;溜出去的活夜叉可并没走,见凤姑用背兜背着孩子进了灶房,基本没有任何发觉;很快就将极咸的馅都包成了饺子,见凤姑收拾利索回屋哄孩子睡觉去了,活夜叉长舒了一口吻,活夜叉心:

大门咣当一声响,

活夜叉噌的一声蹿到门口。

此刻她要等兄弟回来。初战得胜;再实施第二步筹划,于是她盘腿坐在炕上,竖着耳朵听着大门的动静;李友二回来了,你可回来了,那小娘们早就睡了,姐可不能不给你。

活夜叉这边小声说着,

你你没睡,

说完回身就回屋了。

一回身,吓得一哆嗦,只见凤姑就站在她身后,正笑盈盈地看着她,活夜叉有些难堪;凤姑微微一笑。我睡了。可被院里的母驴叫喊给吵醒了。出来看看这。

这个天杀的;

倒先听了骂,

活夜叉这个气呀!我还没开始整治你呢?她神秘地冲李友二挥挥手,看我不把你治死,明天的破五饺子可不祥瑞呀!李友二不明白。咋能呢?活夜叉低声说:这小娘们可狠呢?可着劲往馅子里。

原觉得她嫁过来是过日子呢?

瞎话说得就跟真的一样,

谁知她是搅日子来了,活夜叉就是活夜叉;那咋办,活夜叉叹着气说!李友二又没了主意,还能咋办,都包成饺子了。只有明天使破解了,什么是使破解呢?假如不慎犯了隐讳。过去的交易家,总会用某种措施去补充一下:这个补充措施就叫使破解;取个忙里才抽空的。

李家卤菜馆对饺子馅儿咸的破解法是抽咸,详细怎么做呢?说白了,本来活夜叉的目标就是要在明天当众用鞭子抽凤姑,就是用鞭子去抽把馅儿调咸的人,李友二有些踌躇。对姐:

你觉得这货仍是闷丫,

这使不得吧!闷丫就是想不开才跳了井。假如因为这再想不开活夜叉哼了一声说:凤姑刚进门。就是你把她推井里去,她都能自己爬上来。你不趁这时机治服她,她就要骑在你脖子上拉。

没再说话了,

李友二摇摇头,叹了口吻。初五凌晨,鞭子九响后。李家卤菜馆店门大开。等着凤姑上饺子,活夜叉悄悄把鞭子往兄弟跟前挪。

一碗里九个,

大家团团围坐,这根鞭子是用牛皮条编成的。鞭绳长一米五,这要是一鞭子抽下去,鞭根有大拇指粗细,血沫子都得溅起来,活夜叉想象着凤姑挨抽的样子。只恨时间太慢了!终于饺子上桌了。每个人。

她心里兴奋。

馅儿咸了,

凤姑摆好碗刚要坐下!活夜叉赶快夹起自己碗里的饺子就咬了一口;果然极咸极咸的,脸上却表现得很是疾苦,存心呸呸连啐几口!高声嚷着,太咸了,她这一嚷。氛围立即紧张起来,这但是关系到来年兆头的大事呀!一齐看向李友二,于是谁也不敢动筷。

他哪舍得打这个媳妇?

说实话,李友二和凤姑新婚燕尔,所以事光临头,他就想混过去得了,活夜叉可不干了;她将鞭子递给兄弟,祖上的规矩,犯了隐讳,店里的店员都眼睁睁地。

怎么大概会咸。

赶快抽咸,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慢慢举起了鞭子。李友二一狠心。只见凤姑凤眼圆睁,饺子馅是我亲手。

活夜叉都要笑出声了。

心里想。正因为是你调的,所以它才会咸,表面上她却对大家正色说道:看是不是咸。大伙儿都尝尝,凤姑也不示弱。她把筷子递给瞎眼婆婆,瞎眼婆婆举起筷子;李友二也忙丢下鞭子,先坐下来尝饺子,其他人一看掌柜的吃了。也都跟着夹起饺子咬了一口,这一尝不要紧。李友二立即皱起了。

都迷惑地看着自己。

她忙从李友二碗里夹起一个饺子咬了一口。

简直出了鬼,

他有些愤怒地抬起头,但是没冲凤姑,而是冲着活夜叉说:这馅哪咸?一心等着看戏的活夜叉愣了,怎么大概不咸呢?再一看大伙的脸色;这一口让她满身一激灵;明明极咸的饺子怎么一点也不?

瞎眼婆婆本是个诚实人,

凤姑一把抢过桌上放着的鞭子,

活夜叉愣怔的功夫。凤姑说话了;她俯下身子问瞎眼婆婆。饺子咸吗?见儿子和店员们也都吃了。她只能实话实说:冲活夜叉说:可你偏偏嚷嚷咸。今天是开业的好日子!祖宗既然有。

那我就只好抽咸了!

说着话一扬手,

动作快得基本不容人反映过来,

可没躲过。

抱着脑壳就窜进了店员堆里,

凤姑看着她那副样,

一鞭子就抽向了活夜叉,凤姑自小技艺利索。这一鞭子下去,活夜叉转身一躲,一下子抽在了后背上。疼得她嗷的一声蹦了起来。看意思还。

看着掌柜的体面吧!

再怎么说她也是掌柜的姐姐?

赶快伺候娘吃饺子吧!

见好就收!

扬着鞭子可没罢手;一个人过来劝凤姑道:内掌柜,开业的喜庆日子您就消消气;凤姑一看,来人是卤菜馆的头灶大师傅范四,李友二也赶快借着话头劝凤姑,听范四师傅的劝,活夜叉一举定乾坤之计就这样失。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来昨天后夜里。倒了那么多盐的饺子馅怎么就不咸了呢?凤姑的小外甥女突然哭闹不止,凤姑想起娘说的,小孩子肚脐没封全,哭闹多数是肚子疼,要将盐炒热,包到布里给孩子焐肚子,她便举着油灯去灶房炒盐;这一拿盐;猛然发现盐罐子里的盐少了半罐,她立即想起先前自己背着孩子回来时,仿佛看到人影?

那时自己没多想;

此刻想来一定是有人使坏了!多数是活夜叉偷偷把这么多盐都倒进馅儿里了,一会儿天一亮这些饺子就得下锅。这可怎么办?凤姑两眉间的水滴红印越来越红,她紧咬嘴唇想主意。过了一会儿,就见她两眉间的红印慢慢褪去。凤姑有了个好主意!凤姑带着一根针去煮饺子。一大锅。

除了用笊篱圈住一个给活夜叉留着;煮饺子时。其余全部用针在饺子底扎出了精密的小眼,锅里的开水从密密麻麻的小眼里进入。煮出来的饺子不但咸淡正好!冲走了咸味,还带着汁水,暗盗秘方这些活夜叉哪知?

惊的是:

放了那么多盐!

竟然不管不顾地说饺子不咸她越想越恨!

脸也丢大发了;凌晨挨了一鞭子。臊眉耷眼地逃回家后,她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一直到后夜里还在炕上趴下呢?后背上的鞭伤火烧火燎。她的心里更是又惊又恨?怎么说不咸就不咸了。莫非是闷丫有灵,在帮凤姑,恨的是:兄弟竟眼睁睁看着媳妇抽自己。连个屁也没敢放,另有自己瞎眼的妈,恨得心里直抽抽,现在这景象,这个家反正是不能呆了,想到此,她一咬牙爬了。

得赶快想措施,她要去找一个人。活夜叉要找哪个?就是白日为她讨情解围的头灶师傅范四,这个范四跟她的关系可不。

早两年前就勾结上了,范四做梦都想自己开一间卤菜馆,有不少招牌菜;可李家卤菜馆是百年迈号。片片挂着腱子花,尤其是清卤牛肉这道当家菜,纯色无酱;清清新爽。吃过的客人没有不赞的,吃在嘴里却滋味醇厚,像这类招。

是李家的家传秘方。只有李友二会做,范四一直琢磨着怎么把李家的秘方弄得手?他跟活夜叉好!也是为了这个。范四是头灶大。

此时活夜叉熟门熟路地溜进去。

一进门她就公布说要给范四一个惊喜,

活夜叉拉住范四,

活夜叉使出了杀手锏;

她斜眼看着范四;

在前院有一间单独的房子,鼠目含情地说要嫁给他。范四一听,不过不是冲动的,热血立即上涌。是吓的,他想哭,这是怎么说的?费了两年功夫。秘方没得手;一看范四不情不肯,夜叉得手了,李家卤菜的秘方我从我娘那偷来了,并且我娘钱匣子里的银票我也都拿。

要是用这钱去盘间铺面。活夜叉的这个主意可太有吸引力了,开个卤菜馆范四听到这里两眼瞪大了,要不怎么说活夜叉毒呢?见范四点了头。她索性六亲不认,跟自己的亲娘亲兄弟使了一个卷包烩的绝。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把李家这几年挣的钱都卷走了,拍拍屁股就嫁给了范四;活夜叉梅开二度,李家总算得到了空前的平静;不料平静的日子没过。

李友二一打探,

那时的饭店行业规矩严谨。

镇上忽然冒出一家范家卤菜馆,菜单竟和李家卤菜馆一模一样。就连当家菜清卤牛肉也分毫不差。这在行内叫呛行,用今天的话说:就叫不合法竞争,呛行叫板的正是范四和自己的亲姐姐,李友二气坏了。各家都有自己的特色,绝不能通盘照抄别家的菜谱,若有人真敢冒全国之大不韪;公然挑衅。就要打一个灶。

决出正宗,

灶台擂有着严格的法则,

为了李家卤菜馆,李友二要向范家卤菜馆挑战打灶台擂。要接对方所下的菜单,挑战的一方。接菜单三日后开擂。则为挑战方。

胜者原地营业,

李友二很自信,

败者当即摘幌子关张。

哪一样不是手到擒来,

假如挑战方能在开擂现场做出菜单上的菜品,假如做不出菜单上的菜品。则为应战方得胜,他从小跟爹学手艺,他去娘屋里拿钱。要提前准备上好的食材!专等对方下。

李友二和他娘都是诚实人,

出了这样的大事只剩慌神儿了,

可他这一拿钱就傻了眼,钱匣子里装着银票的锦囊此刻却装着一堆烂纸,银票不见了,不但如此。更恐怖的是:另一个装着家传秘方的匣子也不见了,娘这屋里从来不进外人。不用问;准是被活夜叉拿走了,天塌了,一个劲地流着老泪。尤其是李友二那瞎眼。

咱另有店,

秘方更好说了?

说自己对不起祖宗,把李家的家底儿给弄丢了。凤姑劝婆婆说:银票丢了就丢了;有店就不愁赚钱。哪知瞎眼婆婆一听,哭得更厉害了?李家的家底哪是那些银票呀?李家的家底是那些秘方,松了口吻,凤姑一听,哪道菜的秘方李友二不是烂熟于心,秘方丢了不怕;哪天得闲了让友:

我给写,

再写一份出来放匣子里给您老收着,不就得了。不料瞎眼婆婆摆了摆手,秘方可不是这样就能补回来的,瞎眼婆婆便告诉两人。这话倒把李友二和凤姑给说愣了;这秘方里藏着一个。

写秘方的那一张张发黄的薄纸,其实基本就不是纸,是李家的老祖宗用浓缩后的卤煮老汤,掺入糯米汁子制成的薄片,而秘方上的那些字。是用笔蘸上豆蔻;八角等作料研磨成的汁写。

他琢磨出了这么个措施,

李友二和活夜叉都不知道:

按规矩;

正宗卤菜,一个是秘方,有两样必不可少,另一个就是多年的老汤。这李家的老祖宗是个聪明人。把老汤连同秘方融为一体,传给了后辈,这个。

瞎眼婆婆怎能不伤心呢?

这是老一辈归西前能力说的,不料还没来得及说:秘方就落到了外姓人手里。李友二知道后也气得不行,正气愤呢?有店员来报,智解菜单李友二赶到店里接过菜单一看,范四和活夜叉已经派人把打擂的菜单送到了李家卤菜馆。立即就傻眼了。菜单上列了四。

皮包水。

这范四两口子真黑心,

李友二接了菜单就开始琢磨,

皮包骨。皮骨皮,皮碰皮,这叫什么菜?不知下了多大功夫淘换来这几个歪菜,琢磨了两天。愣没解出一点意思,这百年迈号就要毁在自己手里了,实在没招了,李友二只好眼泪汪汪地向凤姑如实相告!他以为对不起媳妇。这几年挣的钱没了,更要命的是自己还做不上来这四个歪菜,秘方也。

李友二听了;

连李家卤菜馆也保不住了,李友二本觉得凤姑听了也会哭天抹泪。哪成想凤姑听后竟很安静。做这四样菜的材料不用去买。钱没了没关系。用咱铺子里现成的材料就成;李友二一愣。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凤姑,凤姑对他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高兴地一拍屁股就去准。

他们是被邀来做评判的。

李友二和凤姑作为挑战方,

坐在主桌的左手,

李家卤菜馆内座无虚席。第三天很快到了。行内精英们会集一堂,当中主桌前坐着几位业界先辈,范四和活夜叉作为应战方。坐在主桌的右手,设了一个灶。

在主桌的正对面。打灶台擂的规矩,要请出灶神爷主持公道:他只受灶火不受香火,灶神不像其他神。所以在灶神像下新砌了一个。

赢的一方拿回幌子,

灶台上安了一口大锅。此时灶膛里的火旺旺的,一位评判上前将李家卤菜馆和范家卤菜馆的店幌子一左一右地摆在了灶台上;意思是:把大锅里的热水烘起了如雾般的袅袅水烟,等一会儿分出输赢;先把它们交给灶神爷看。

灶台擂就正式开始了。

输的一方幌子要被扔进灶膛里烧掉。让灶神爷收回去,几位评判带着众人给灶神爷施过礼;靠左一拉溜有四个灶台。此时灶台上安着的四口大锅徐徐冒出热气。阵阵诱人的香味飘散开来,第一道菜皮包骨出锅,就见李友二翻开第一个。

大家一齐朝他手里的大盘子望去;只见一盘清卤鸭掌颤颤巍巍;在盘里隆成了小山,鸭掌只只卤得通透晶亮;凝脂般的掌皮内细骨如玉,大家纷纷持箸品尝,轻轻一,鸭骨即脱,留下胶质的。

李友二再掀锅盖,

仔细一看,

本来是一盘清卤牛眼,

软烂鲜香,一致的喝采声中,几位评判点了点头,第二道菜皮包水出锅,堆着如葡萄珠般黑亮黑亮的东西;就见白色的盘子中,这牛眼在清卤前已剔净。

入足了味;用卤汁浸泡,所以经大火快速氽卤。牛眼形状完美如珠。用筷子夹起一只,就犹如托着一颗硕大的黑珍珠,晶莹剔透;薄皮内净水涓涓,浓汁满颊泛香,刺溜一声。

摆放着一片片洁白的东西,

两层皮夹一层脆骨,

喝采声中。几位评判又点了点头,接着第三道菜皮骨皮出锅,只见一个大平盘上;犹如特大的百合花瓣。这是一盘清卤羊耳,薄薄的羊耳,吃在嘴里皮糯骨嫩,大家纷纷挑起大拇指;泛着羊肉特有的鲜香,几位评判对视一眼后又点了点头;李友二越战越勇;他再掀。

就见一个大深盘里有半盘浓汤。

第四道菜皮碰皮出锅;洁白的鱼肚就如叶叶小帆,挂着卤汁浸在汤中,鱼肚就是鱼泡,泡内的气体被压出来,这种东西一经热卤。只剩下两层皮,正应了皮碰皮;评判们乘热夹起鱼肚入口,外脆内黏;越嚼越香。四道菜样样合题。色鲜味鲜,李家卤菜馆得胜无。

几位评判站起身来;一齐走到灶神台前,公布李家卤菜馆为正宗,突然传来一声破锣般的叫声,随着话音落地,活夜叉腾地站了。

怎么呢?

她撇着嘴对大家说:大家品了今后再说谁是正宗,我们也给诸位上一道菜,天道好还一听活夜叉也要上菜!适才没见他俩做菜啊!大伙儿都愣了,怎么上菜。只见活夜叉一转身。从范四手里拿过一个匣子,高举过头。炫耀地向大家展示了一圈,汗立马下来了。李友二一见,这个匣子他。

秘方在我手里,

这无中生有的一番话。

正是李家盛秘方的匣子;这时就听活夜叉说道:大家想想,爹临死前把李家卤菜的秘方传给了我。谁才是正宗,还真把在场的人给唬住了,几位评判也面面相觑。根据行规,要知道:形势急转直下:有家传秘方者方为正宗,大家的眼光齐齐地看向李友二,现在李友二左右。

秘方是被偷走的;可这话不能说:一说出来就即是认可自己手里没有秘方,也就即是认可人家是正宗了;李友二偷眼瞄向一旁的凤姑。就见凤姑静静地坐着。两眉间的水滴红印却越来越红;凤姑站起来。呵呵一笑,秘方好好的在我家里放着!对大家说:哪大概落到别人。

那你敢不敢去拿来让大家就地验看,

活夜叉笑了。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她存心激凤姑,既然你说秘方在家里;凤姑把头一扬。一双秀目瞪视着活夜叉,我这就去拿。李友二急了,这下麻烦了,凤姑年青气盛中招了;他。

和活夜叉那份写在糯米老汤薄片上的秘方一比;

他暗暗一拉凤姑,

虽然这几天,凤姑写,两人已经又录下了一份秘方;但那是写在平凡纸张上的,真假立判啊!凤姑却没理会;想阻止她的冒失,站起身就走了,场上的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场静。

一小会儿的功夫。

她手里托着一个和活夜叉那个一模一样的匣子,凤姑回来了,李友二的心提到了嗓。

活夜叉一见。

不由得连连冷笑;她太明显了;她娘的两个匣子;放秘方的被她连锅端了,凤姑手里那个,只是原先装银票的匣子。于是活夜叉步步紧逼,对凤姑说:既然你说匣子里有秘方,那敢不敢把匣子放到灶神爷。

咱当着灶神爷的面;以店立契,然后开匣验看,人们一听这话,都说活夜叉干事太绝了。立即议论纷纷,对交易人来说:这即是说:没有比以店立契更狠的赌?

打赌双方在灶神爷眼前把店押上。

脸上的肉丝儿都横了;

有人拿来纸笔。

自己光杆子走人。输者要连店带店员都送给对方,凤姑被活夜叉拿话一激,脖子一梗,说了声;活夜叉心里憋着乐啊!一会儿的。

两份以店立契的字据就写好了!只等签字画押,活夜叉冲动得鼠目泛光,故作娇嗔地把字据往范四手里一塞,你来画押。范四抑制住想吐的激动;在字据上摁了手印,这边李友二哆嗦着手拿契约,犹踌躇豫地刚要。

却被凤姑一把抢了过去,

此时她好像刚醒悟过来?懊悔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拿着那张契约满屋乱转。一会儿到灶神爷跟前叩首,一会儿双手合十望空跪拜,嘴里嘟嘟囔囔地求闷丫姐显灵救救她!过了半炷香的。

画押吧!

凤姑静了下来,她把契约递给李友二,安静地说:双方画了押;两个秘方匣子又从灶台上拿到主桌上。人们呼啦一下围拢过来;他找了个墙角,李友二心里绝望到了极点。双手抱头冲着墙角就蹲了下去,先打开凤姑的匣子,只见匣子里赫然摆着一个。

锦囊上绣着一个大大的李字。

她对评判说:

啪的一下打开。

凤姑忽然一把将匣子合上了,李家的秘方就装在这个锦囊里。一直以来秘不示人。既然今天要就地验看,也得两家同时往外拿秘方。活夜叉胸有成竹,基本不怕。她斜了一眼凤姑。拿过自己那个匣子,嘴里。

大家只管看。

又抬眼看看活夜叉和范四,

此时全场静极了;大伙儿看看匣子。活夜叉不明白了。就像在看一对怪物。低头一看,满身猛的一哆嗦,闹鬼了,只见匣子里空空如也,适才还好好的秘方哪去了?比猫舔的都洁净。几位评判恼怒地看着活夜叉和。

怎么让人待见,

原来灶台擂他们就输了。竟然还敢演这一出空城计,范四的脸涨红成了一块猪肝,活夜叉呢?此时只以为天旋地转,她大叫一声,有鬼啊!是闷丫;是她在捣鬼;抱着脑壳就往外蹿去。李家卤菜馆大获全胜。李友二简直像在做梦!他从墙角站起来。跟着凤姑送走了人们。还在纳。

一指灶台上安着的那口大锅,

他问凤姑。活夜叉偷去的秘方怎么就没了?凤姑拉着他到了灶神台前,秘方都在锅里。李友二更不明白了?凤姑笑了;凤姑听婆婆说李家的秘方是用老汤和糯米汁子制成的,便知道它们最怕高温和热气,画押的时候她存心冒充懊悔,又拜灶神爷。又求闷丫姐!折腾了。

其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摆在灶台上的秘方匣子路过长时间的灶火炙烤,再加上大锅里冒出的热气这么一熏,匣子里那用老汤和糯米汁子制成的秘方纸便渐渐熔。

旧匣子底部有细小的缝隙,

最后化成了浓汁儿。巧的是:这些汁竟顺着小缝流了出来。沿着灶台的坡度一点不剩都进了大锅,所以最初的一锅水;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锅香气浓厚的老汤,李友二对凤姑布满了服气与感激,他和凤姑更相爱了?对凤姑的爹娘和闷丫娘更是侍奉得周周到到?每年初二;他都会亲自备上精心蒸制的回娘馍。带着凤姑和孩子给两家老人早早地。

兄弟呀!

人们一下子轰动了,

准是你家闷丫来了,忽然听到一声慢着;您老做评判;她劝婆婆,他们要按规矩把范家卤菜馆的幌子扔到灶。

红印慢慢褪去了,

一位评判将两家的秘方匣子摆到了灶台上,丢了个。

关键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类似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