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历史网
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
当前位置:奥斯历史网首页 > 历史秘密>正文

于别的男人无妨

发布时间 2020-02-13 20:11:05 阅读数: 8

恩格斯曾经说过。

从根子上就是两个共生共容,

只要是不会破坏婚姻和家庭的性关系就允许。

凡是有可能破坏婚姻家庭的性关系,

中国古代的娼妓制度。"卖淫是对专偶制的必要补充。"其实对于中国来说:还不仅仅是一个"补充"的问题。相得益彰。缺一不可的孪生制度;中国古代社会,对于男性实行的是一种"有限的性自由",它的限定条件就是:则必定严厉谴责与。

他可以只跟妾过性生活;

也就是说:在家里完全可以除了妻子以外;一个拥有相当的财产和社会地位的男人;再拥有妾;拥有婢,也可以与婢发生性关系;但是在家庭以外,他却不能与任何女性通奸,也不能拥有任何现在意义上的"情人"或者"第三者",这是因为,如果女方已经结婚,即使女方还没有结婚。这就会破坏别的男人的婚姻,她的失贞也会破坏她将来的婚姻。或者使一个其他男人无法找到。

这是因为,

那就是允许娼妓的存在和男人有限度的嫖妓,

其实非常根深蒂固的"社会公平"的内涵!这就是中国古代儒家思想里,在性关系方面的具体化。有限定,就必然会有让步和另外的宽容,娼妓的社会身份往往是非自由人或者半自由人,不可能与一个有一定财产和地位的男人。

这虽然往往会使这个男人很丢脸或者没面子,但是却并不违反社会制度,充其量也不过是被男人"赎身"而成为他的小老婆;因为这只不过是把一个女人从妓院转卖到一个家庭,或者是纳妾时不找良家闺女却偏要找青楼女子,怪是怪一些;但是毕竟无伤。

就是明媒正娶一个妓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别的男人无妨,社会当然不会大加干涉,笑话而已。对于低阶层的男人来说:只要那个妓女在婚后能够恪守妇道。

关键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类似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